????“呃……”

????顾仁愣了下,一时间不知该怎样接话。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对着镜子伸手,镜子里面会伸出一只手,并亲切的回复他——你好。

????手是真实的手,修长白嫩柔软,指甲还涂了红色的指甲油,看着挺性感,除了有点冰。

????声音也是真实的声音,沙哑略带磁性,有一种天然的魅惑力,虽没有感情,但听在男人的耳朵里,就像注射了荷尔蒙,一个抖动,一个激灵,血液不知觉沸腾。

????“瞬……”

????“哗啦——”

????突兀的电梯开门声响起打开的同时,握着的那只手突兀的消失了,猝不及防的那种。

????就像这只手从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????哐啷哐啷的小皮鞋踩地面的声音从那边传来,接着一个穿了警服的女人站在电梯出口,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猫咪。

????“头儿,你下……你是?”

????这是一个齐肩短发目光锐利的干练女子,二十四五岁左右的样子,五官很精致,皮肤呈小麦色,只是眉头一皱,身上就散发出一种霸道的气场。

????“你是谁?谁让你下来了!谁允许你下来的!”

????这女子厉声斥喝道,怀里的白猫用不屑的小眼神瞟了眼,侧回头,放在女子肩膀上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顾仁一脸蒙逼,剧情转换的有点快,他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,本想说点什么,又觉得没必要说什么,干脆忽视了这女子,径直走出电梯,看着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
????冰冷的空气,一张张盖了白布的单人床,墙壁三面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抽拉式的金属冰柜,以及缝隙冒出白色的雾气。

????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,就会知道,这里是医院地下一层的太平间了。

????方才乘坐的电梯,也是专门通往这里的专用电梯了。